梅林秋语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61|回复: 3

[小说] 长篇小说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 一广东江门青年欧阳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3 08: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六九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十点,一列从中国广州出发的军列火车向广西开去。车上有几百名从广东各地,比如:江门、佛山、肇庆、湛江,中山、广州等地参军的三四百名青年,其中就有刚满15岁的广东江门青年欧阳雄,还有二个与他从小长大的好伙伴:黄亚楠、曾友林一起参加了解放军。他们要去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广西41军123师368团二营4、5连在桂林奇峰镇的山区。( y. L; u1 k8 h- S/ w- F
今天是灰白色天。空中都是一些是云非云的浅灰色天气,就像一块庞大的薄薄灰布涵盖在他们头顶上方。告别了自己亲人的、远去他乡当解放军的这一些青年就意识到:当解放军的真正的日子开始了。他们都全身心充满了激动而荣耀,不仅是他们,还有家人。(据历史记载和记得: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中国家庭一家有一个儿子去当解放军,他家的门上方就挂有一块红木牌: 军属光荣)
& m# F4 H: h% f) |! v& f( @这时,火车上都是坐着身着绿色军衣裤,还没有红五星、红领章,腰间系着朱红色皮带的中国未来青年解放军。他们都兴奋地聊谈着。伴着来自火车车底的在迅速前进,飞转的车轮与铁轨相贴时,发出的“哐当”声,还有新兵还在欣喜的笑容里的聊谈声混杂一起,感到车厢里就闹哄哄的。坐在靠窗座位上的黄亚楠、欧阳雄,还有对面坐着的曾友林,(和一个参军的新兵坐在一起)都在聊着。还有从他们稍往前背靠的座位:也坐着两个军人带着绿色军帽的后脑勺;以及他俩对面身边能看到戴军帽帽檐下可能18、20岁之间的青年解放军欣喜和希望发红脸庞的有些被挡住的视角。再过去,是同样的火车座位形式。9 Y2 r. ?3 I8 f7 v
欧阳雄一时把新奇的注意力看着,在自己跟前放有盅盅的小桌上的车窗外:广州不高的楼房白色侧墙和正墙多排的窗子;还有相临的低矮平房一座座、楼房一幢幢迎面而来,随即向有些发黄的车窗后面退去,就像这些房楼是放在一张输送带上一来而去一样。
- V1 p! K+ R& W/ o1 X3 L……
  \$ K% |5 L( J% T: b6 M半小时过去了,火车脱离了广州向西前进。& O! c( K  G, X& \+ ^+ A8 r# H: ?
“阿雄,我们又终于在一起了!”和欧阳雄同岁的黄亚楠多么高兴地说。他一张充满新奇而光荣的方脸,看了看在自己身边坐着的温纯英气脸的欧阳雄和坐在对面的与一个同是江门18岁青年坐一起的曾友林。( _- c( @- n0 F& e( E5 N! V
“嗯,我们从上小学到初中到当兵都没有分开过。”曾友林也说。感到多幸运的!
7 B# F% D! A% _! _: X“我们就不能分开。”黄亚楠强调说。+ T( k$ K$ v* `7 N
曾友林拿起小桌上盅喝了一口水。说:“你说,要是到部队上,我们都分在一起就更好了。”1 B9 t) ~* f) I
黄亚楠微微摇了下脸,不能苟同说:“不好说呀。”
: G' O3 u2 F7 @/ e他就注意到:坐在身边的欧阳雄在喜悦中,好像在想又好像在看着车窗外。就侧脸问:8 ~. S, x4 S' O6 J( i
“阿雄,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是挺爱说的吗!”
  m5 B* k! j' X$ r曾友林说:“阿雄,你是不是舍不得离开广东呀?”, Y! q1 a7 g1 E) o2 F- V
欧阳雄才说:“我在想……”他没有往下说,他也许觉得这时,自己要说什么,他的思想和注意力还是在当上了解放军后,自己该怎样努力的事上。不过,两个最好的未来战友想听自己说,他就把自己想法告诉他俩:
& o5 {  I/ ~+ F: \“我是想在部队里,一定努力干,争取早点成为真正的解放军战士。”2 m. ~- a2 K2 K5 L) U# L
“不只是你,我们都想。”两个战友不约而同地说。! L) s* @" c/ i
欧阳雄就又看着车窗外,看到窗外的山、田地、树林都从他侧边车窗外连连而来,又非常快地向车窗后匆匆而去。欧阳雄看到这些,就更想早一点到部队。他又说:7 S2 g; x# u0 |. V
“我听我爸爸说,从广东到广西要两天两夜,可能是后天早晨到广西桂林。”
, n2 C3 r& H$ B7 B1 Q“也不远。就是两三天嘛?”黄亚楠右手一抬,没有什么。
# ~( u( B( W5 w0 f+ ]- y* E“不要想这么多,这一切,就要过去。”曾友林说,然后,他们又继续聊着……
$ E; R0 x  B: f$ ^+ F# c  T7 O# A随着火车往前开去,他们还是那样高兴兴奋,只是渐渐地随着往前开去的火车,这一情绪就慢慢地减弱了。三个人还是聊着,可是他们在心里盼望着,火车能早点在后天早晨到达广西桂林……( \- |! d1 `% _1 {9 e
2 i( E6 [1 c% A# i
虽然欧阳雄还是和自己从此刻起就是自己战友的黄亚楠、曾友林聊,而他心里还是处在自己这一理想,这一在他从小就想当一名解放军战士的理想中到今天成为现实而无法平静的思绪里。他不止一次想道:欧阳雄,你终于当上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这太好了!从今后,你一定要刻苦训练,成为一个军事技术娴熟合格的解放军。只要有谁,敢侵略我们国土,你就要拿起枪和战士们保卫自己祖国和人民。  L# s4 G# P4 z# K
0 K; p/ h' r9 U
……
# V$ [* j, L1 u% _- o) v  C$ Q在接下来的两天二夜的火车上,欧阳雄和自己战友,除了吃饭聊天睡觉又吃饭外都没有什么。到了第三天早晨,即一九六九年三月十六日到了广西桂林火车站。15岁的欧阳雄、黄亚楠和曾友林,包括多个从广东各地参军的这一批新兵四百人下了火车,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接兵车,到了兵站吃过早饭后,这时,四百名新兵就被分到了广西的各个部队。其中有80多名包括欧阳雄黄亚楠、曾友林在内的广东新兵,上了两辆军用黄绿色汽车从广西桂林城开向了郊外奇峰镇。而他们要去的部队在奇峰镇五六里远的山区。  ]2 ?) D6 Q# R
今天的天气,是那种就要出太阳和不出太阳的天气。在天空中,总是布有一层灰淡中透些微蓝的云气,似乎厚中带薄。三月中的中国广西天气温微,空气温润。广西的山区总是透出亚热带的景致清明和春的清爽气息。欧阳雄和新战士们站在还在匆匆前进的汽车上,随着车子朝前面的土公路上非常快地开去和不断凌空扑来的在他的脸上和耳朵边吹得呜呜响的冷风;看见路两边忽长忽短的长着一片嫩绿色野草呈波浪形的土堆和土坎,还有远处的不高的一两座,或几座如条形般竖立的孤山,以及更远连在一起的淡黑色不太高的群山,在纷纷往车后退去。他(欧阳雄)心里是那样愉快和高兴,而这一情绪一直伴着他。
# y" n1 Q6 N. H8 N欧阳小雄从小就有一个理想,长大了一定要当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像董存瑞、黄继光这些解放军和志愿军的英雄一样,勇敢地战斗保卫祖国和人民。此刻,他想,不止一次,而是多次想道:我今天就是一个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我已经成了。我一定要从今起,做一个军事过硬、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一定拿起钢枪,保卫祖国和人民!7 T3 t4 Z6 K9 [" y3 @
“阿雄,你看,我们要到部队了。”十五岁的黄亚楠、曾友林都高兴地,更是非常新奇看着路边的灰色土堆和不断退到车后去的呈条形的一片片重叠般的长有嫩绿色野草的土堆和土包。车在向前开去。而在他们的车开在公路的两边较远的平坦的山地,再远些有山脚宽些而越往上到山顶变窄,就跟孤山一座,或者是有一座两座呈竖条状的不太高的条形山,一座,或隔一空格式屹立在远处的山地上,非常的奇特而雄伟!温和的春风从黄绿色的驾驶室顶上呜呜地迎面扑来,使得大家非常得舒畅。在这情形下,欧阳雄又好奇盯着从驾驶室伸出去的黄绿色呈圆形车头,也在不断地往前进,就像一匹马头带着他们向一片褐灰色的前面远山脚下奔去一样,也渐渐能看见正面远山脚下有一道长的灰砖墙,里面有多座白色平房的解放军营房。
4 n3 R% r% Z2 H/ ~# p9 _看来,这就是我们部队的营房了。他想道:是这样呀!应该就是了。想到这里,他也兴奋了。也听到了身边一些新兵在兴奋地议论,都感到前面是他们要到达的解放军部队。还有人,稍显不满意。欧阳雄不听这些。他觉得只要是部队,在那里当解放军都是光荣的。之后,车就在这个位于山脚下的解放军部队的大门前停住,所有的新兵下车来了,和欧阳雄一起长大的黄亚楠、曾又林都是1954年生的。两人走在欧阳雄的身边,都兴奋、因新鲜而好奇地聊个不停。
) p* @0 `% A; C% q) u$ t这时,下车的新兵都往前面是灰砖围墙的部队门口走去。, N6 Z- z& X- z6 a- L7 n! X
“看来,我们就在这个部队了。”黄亚楠猜想说。2 `0 o& d6 a0 @0 `* H6 q7 _
“应该是。”比他略矮点的长得壮实、是方脸的曾友林说。) z; e5 G+ F" D4 e3 H
“你看,这分明是一些石棉瓦的房顶。”黄亚楠好像是在挑选东西似的说。
4 M% c1 j0 T9 k“你还不满意。”曾友林说他,他们三个小伙伴是什么话都说的,几乎不存在亲疏问题。# ^$ W/ ^1 e! t; z1 A( x) `$ q( v. Q
“我在想我们要去的解放军营房一定是不错的样子。”黄亚楠略失望说,又看看前面:一道简易的青砖围墙,大门口站着两个威武的解放军战士,双手斜握着步枪,威严地站在两道门柱下。在他俩头顶上方,从左面一道半弯形的铁架至右边,门柱上面有一行用铁条制成的红色大字:& `, D1 i( l" k5 p

1 P' }# s! I$ \" ^
" L8 t/ ?' }4 O0 Y' K( ]; s* h$ i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三0五二部队。
( V9 g5 {8 O6 ]' d8 Z, \. k% k& r, e; a

1 y: w. T5 D5 F" ~" J7 _' H1 B他(黄亚楠)看到这门柱上的一行红字,就 嘟了一下嘴唇。
9 A7 a! u; \4 |8 l
; B* B( a- W2 x; ]" x: z) `9 u& m! T还在看他的曾友林笑他:“你还不满意,你可以直接回广东江门,不当解放军了。”+ Y* m0 d* W: @0 V& }/ Z6 M+ G' @
看到曾友林拿他逗笑,黄亚楠就伸出手,一下圈住曾友林脖子:“你再说!你再说!”- }( [( l* l8 I) l0 `
“我要说。”9 @+ f7 }; {$ A7 G. f! F
一直在他俩身边,默然走着的欧阳雄,看见他俩又顽皮了。说:“马上就要到部队,不要闹了。这里不是江门。”1 g# f, d/ p3 M. g
两人就不笑了。3 P' }5 C7 Q' I! m
这时,在大门边站着四五个解放军,大约是欢迎他们的。对于一个中国军人,特别是革命战争年代,当大量的军人牺牲了,就更需要新兵,同时,有许多的英勇军人就来自这些新兵中,这就是说:不管是战争,还是和平年代,每一个指挥官都把到来的新兵看着是一件永远保留军队发展到永远的大事。1 \# b$ \0 o- X7 G
他们有些看上去,四十多岁,五十岁了。看到从前面大路上停下的两辆车子上,陆续跳下来有八十多个新兵。解放军团长曹进西五十岁,他看上去脸非常清瘦,颧骨有些凸,个子有些瘦小。在他戴着的非常英气军帽下,眉毛不是很黑,有些少,而他眼睛闪着厚道而更有精神的目光,鼻梁挺直,嘴略有些小。在他绿色军服的左胸上,挂在一枚毛主席像章。他旁边的几个解放军指挥员也有同样像章。据历史记载:上世纪从一九六六年起,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么,现在是一九六九年,就是文化大革命已近三年了。请以后关注描写文化大革命的小说《红卫兵》。
, A0 V3 x* y: Z: d0 b. l2 o: K据解放军的回忆文章说:部队上几乎是天天开会,一是政治为主,就少有训练;还要早请示晚汇报。我们稍后再些。& r  S/ |! d  f3 v: m8 t
解放军团长曹进西看见向他们缓缓走来的一个个感到非常新鲜而四处环视的新兵,就热情较快地走上来,一张仍然纯朴的笑融融的瘦脸,一副硬朗英武的军人身材。他首先开口就说:
' b) L. e- v+ T# R4 ]. w“新兵同志们,欢迎你们加入53052部队,更欢迎你们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他边说,边走到送新兵的一个解放军指挥官面前,说了几句;稍后,就带着大家进了有两战士威武守卫在门边的里面的军营去了……6 H3 y% x5 j( x$ E$ R- i
和一起从广东江门,还有广州等地的新兵,有近四五百人,而最终只有八十多名新兵来到了这个部队里的欧阳雄一走进,左胸上戴有毛主席像章,双手斜握打到朱红色皮带的肚皮的腰侧的步枪,头戴绿色军帽,军帽下沿一道细条边至伸出军帽外的一细溜的军帽帽檐上的正中有一颗红五星;在军帽帽檐下,一张威严淳朴的脸庞,一双严肃眼睛,略抬起脖子两边衣领上的两道红领章,显露在衣领里白衬衣的边领;坚实丰满的胸膛,腰间上紧系一根朱红色的皮带,两腿站得非常直,脚穿绿色军鞋两个站岗的解放军战士。欧阳雄有意把脚步放慢,看着站在门柱下的两中国人民解放军威武雄壮的战士,心里更羡慕喜欢地看了看,都走过了,欧阳雄还把脸不由自主转过去又看着这两英武雄壮的解放军战士,就跟他作为一般的人走过有解放军站岗的门边一样。他看到他们,就马上明白自己跟他们一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了,心里是那样激动,觉得伟大而崇高。
5 F) x) w8 t) i5 M( C; D: q3 x直到走进了大门内,欧阳雄还转过脸来,再次看一眼,他还要看。4 N8 X$ x7 \2 h
这时,解放军团长和两个可能是营长的指挥官带着大家往呈土黄色的一个宽大四方形的军事训练场缓慢走去。新兵们就跟着他们,都非常好奇新鲜张望。这就是解放军部队驻地的一切实施。两个伙伴也在四周环顾,就像他们到一了宫殿。欧阳雄也看,满怀完全当上了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兴奋喜悦的心情,看着这个自己会呆在这里的解放军驻地。他知道,自己离开广东江门到这里,就开始了他解放军的部队生活。- U, s  q# \. Z/ q1 n3 {* _
他脚下是一个呈土黄色的非常宽大的操场,它的东边是一横长的过道至前面山脚下,过道边上种了同样一溜长的树子,在一颗颗绿色的如林立细条、又相互蓬勃或紧挨的这些树子间,还与一种树头尖体宽静静地在一竖直排列的树子相间其中。在一颗颗的树干间,还能间或看到一条人行道穿行其间,也明显看见一红瓦顶侧面橙黄大半墙上:崁有一个红五星,有多颗尖条树子伸到它的大半黄色的侧墙旁的军队大礼堂。0 ^4 u) Z: K. X* n1 {! S  @8 K) T
在他们的正前面是:几座炭黑色的单独一座,或几座不太高的山呈堆状的非常雄浑地陡峭的山脚下,生长着一些树子打到小半山腰。在生长的树子间,能看到几座灰顶白墙沿山脚并排到东那边的平房(营房),再过来,就是同样只是横着摆列般的白色平房的军营。% h7 V+ x3 |1 X4 K% e  o/ U: x
这就是欧阳雄(欧阳小雄)要生活训练的解放军53052部队。
- V5 B! R$ `; ^% j) c
发表于 2016-8-3 12: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加入梅林。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08: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 M, L5 L  ^- j5 Z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二)1 j; ^/ g) W( \
$ s& S# d2 D" t
# b+ e+ x* |' ]- h1 p+ o
        中国解放军团长曹进西带着80多个:有15、19、21岁等不同年龄高矮不一的新兵到了他们前面位于山脚下的、有四五座并排开来的灰顶白墙的解放军营房(是平房)门口边的地坝上,而再往外接近林荫道了。在营房门边宽大的地坝上,站着两解放军连长。  \$ U/ @8 ~9 m  R9 r0 t
9 j, k" |% s: S8 a  S( q
一会,曹团长就把80多个新兵带到两个解放军连长的面前并站住,向站在他身边的新兵们高兴地简绍:
; j! P2 w$ \; T
  I$ O' q) o* [0 ]4 C: M8 `“新兵战士们,这是368团2营一连连长范永健。”曹团长声音略沙哑而人显得纯朴而热诚。* x7 R$ ^& V$ C5 S3 P. ~

. S) w" X( e3 ~+ |& [% }0 A
' h! F) ]6 T4 Y9 O6 ~8 Z5 @* A) j5 M
然后,戴着绿色军帽、方脸、中等身材非常壮实的,腰间紧系一根朱红色皮带非常威武的范永健连长向新兵敬了个军礼;接着,曹团长又把右手向站在一侧的吴海庚连长简绍* ?* `% H% ?5 C0 C2 n
' t# \7 e, X  C. r1 c4 F8 S2 \5 j
“这是二连连长吴海庚。”+ N/ u" z7 o8 P
吴连长立刻浑然有力地向新兵敬了一个军礼。他身材非常魁梧,1米83,非常的健壮。当他在敬礼时,他紧系在肚子正中的皮带带扣环,随着他肚皮一微鼓,胸部往上挺就闪出白光。一双忠厚而机敏的眼睛非常有神,他这一举止显露出中国人民解放军英武动人的形象来。他(吴连长)方正鼻子,黑乎乎的性感十足的鼻孔,黝黑剪短的胡子,和带有酒窝淳朴英俊而红润的脸庞,让人觉得他具有解放军的多种优秀品德,可主要跟欧阳雄的感觉是:吴连长非常的剽悍!非常严肃的印象。
- `) O/ a! I1 f4 Y然后,新兵就站成两队。欧阳雄在二队。
* W& e3 e0 N& `& f7 q随后,在曹团长的交代下,二连连长吴海庚,还有就是一连长范永健,两解放军连长把站在自己跟前的84个新战士,各42个都带到各自连队去了,似乎把分给自己东西都带回家去。5 j' b; T6 d9 g2 Y
包括15岁的欧阳雄,他的两个好伙伴:黄亚楠和曾友林都去了解放军二连连长吴海庚的二连里。然后,吴连长把42个新兵分下排里:是四个排都有。2 R4 D( v6 s$ Y1 q9 M
: y9 Y; c+ B4 D1 c/ A. D7 W6 H
让我们再跟读者介绍一下吴海庚连长。他是河南人,在16岁,即1958年从河南邯郸农村参加解放军。他军事训练十分刻苦,各个科目,如:射击、滚爬、过障碍、刺杀等样样领先,对战士有感情。就是在当班长,排长时,生活上体贴战士,但在军训时,就“凶”得很,到现在已经是连长了,从严治军的作风依旧。他一张略有些方的脸黄里透红,粗黑眉毛;他两眼一看人目光就显得淳朴明亮,含有一种内外都坦荡的气质。在他性感鼻翼下,剪得平短的胡子,似乎老是紧闭嘴唇。他身子魁梧如山,走路总带一种快而敏捷的力度,这是一种中国军人坚毅力量的凸现。6 G/ f& T/ b& Z/ i6 A% T1 `
黄亚楠和欧阳雄去了一排长叫薛东的一排,他25岁;曾友林去了四排长的四排,也姓曾。欧阳雄看到吴连长把新兵分下各个排就转身向他们后面的林荫道走去
; n- o4 W) S6 a/ U: A薛排长就把包括欧阳雄、黄亚楠等7个新兵带到了一排一班的营房内。薛排长,一个走动的脚步,一个眼神,看上去都耿直而敏捷,他身体壮实。欧阳雄看到他长脸、走动的有力步伐、挺直的身板,显现出一股硬汉的气质,看上去也是一个凶悍的角色。解放军一排排长薛东25岁。他的眼睛呈叶子形,鼻子坚挺,嘴巴略小,模样非常英气。长脸、瘦高、一米八多点,感觉他站着,如一颗松树。
5 {; @/ @* E2 Z. s7 p“新兵同志们,来,跟我进来。”一排长薛东在将要走到营房灰的旧木门边站住,转过身来,把他略红的长脸对着跟在后面的个头忽高忽低的七个新兵说。似乎要非常客气地把这新兵带进他们不熟悉的领地似的。欧阳雄感到他声音响亮。他(一排长薛东)就停下来,好让新兵都先进营房里去。
' ]5 l$ n# E  ?/ z' Q3 n' B然后,薛排长就一步跨进营房,好似不愿意落在后面似的。这时一排一班班长武大文,24岁,河南人,一张看起来平和的方脸,略透出严厉气质,而身材魁梧;他戴着有红五星的绿色军帽,在军帽下:有一双强悍中透出仁厚而明亮大眼睛,宽厚的胸部,一根朱红色的皮带紧系在他微鼓的肚皮上,这使得解放军班长武大文浑身充满了威武雄壮中国军人的魅力!他是一班长,有一米八。据说在一般情况下,话不多,干军事工作就“凶”,有时,高兴了就说得欢,平时,显得举止、说话、做事硬朗。新战士来了,他非常热情地一步到新兵的面前,说:“新兵同志们!欢迎你们。”说时,他润泽的方脸是那样热情高兴。
/ J) e" `8 b' q2 @$ Q) d/ q好像他盼着有新兵来似的,好像他嫌这一班的营房不热闹似的
: a  T9 n. e3 v0 [, C9 g9 _一排长薛东走到站在武班长面前的新兵旁,对武班长说:1 n; S' N9 F8 z+ [6 D
“武班长,这7个新兵,到你们一班。”. A% [, S, s, U8 ~: \- [& I+ c
“中!”河南人的武大文都习惯说这个字。
( q+ i  l- a/ k; P. i. W. m8 W: c然后,一排长稍侧过脸,对新兵说,也是简绍:“这是你们的一班长,往后就由他带你们。”( ?7 D& g" a2 W3 e- J& b
武班长微笑的脸就不笑了,他一下不满意自己一排长说的少了点,就再次说:4 ]9 o4 t4 Z' X; H! M+ f- |# K' O
“新兵同志们,我叫武大文,一排一班班长。”- o$ n% T1 y; A3 @* H
他刚说完,薛排长当着新兵的面,不悦地说他:
& |, l6 R! m1 z! {/ A( }) B/ g“你在新兵面前,要说普通话,谁还听得懂你的家乡话。”薛排长当着这么多新兵说他,武班长顿时脸就臊红。+ W. j/ @! z( x1 c& Q+ C5 Q+ A
“是,排长!”6 t- B3 U% _6 L4 J; C3 @* [
“这才像样。”薛排长看来一下武班长,好像在发现了自己部下缺点不管新兵老兵都通通指出来的性情后,又看了看大家,就步伐有力甩动双手走出去了。' t; D/ M6 W6 ?- f6 a' W" Y1 @
武大文是老班长,是一排一班班长。武大文等自己的排长走了,拿起手上的一张名单,对站在他身边的新战士,一个一个的念,被念到名字的新战士,就由一个在白色木板墙边站着的五个老兵中的一个,带着,向两排相对的,中间一条较宽过道到那边白墙下由红油漆漆成的高低床走去。老兵都左手热情地搭在新兵的右肩上,右手拎着新兵的铺盖卷,就像把自己的朋友喊到家里去似的,把新兵带到分得的床位,帮他铺床。而进门西侧墙面,是依墙靠摆的规整呈k形步枪。% o. U5 v# o3 H: S
“欧阳雄!”武班长念道。
' i( K' |' l6 Q! }( D“到。”# ~  {* C. `. \$ I
他转过脸,看见一直安静站在他身边的,带有温厚气质可还是孩子感觉的欧阳雄。解放军班长武大文,似乎马上有一种爱惜的心情,他用他的大大的强势的眼睛,透着和善的眼光看着温纯而少年英俊的欧阳雄,就伸出手拉住欧阳雄。
! g2 o" r0 p* F3 h1 \6 E“你跟我来!”
0 e# p6 c7 L; A: E/ U8 g7 d“是,班长。”欧阳雄非常有气势地回答。他想尽量用一张适应的举止来开始自己当解放军的生活。
8 H/ O9 L3 V. @; o5 I
& D- R5 q: v# L8 O$ e" t" \8 F" U武班长把欧阳雄带到了靠那边床尾白色墙角下的一张高低床旁,对一个老兵(他正把背侧躺在床上,伸出床沿边绿色军鞋底的双脚叠起,刚好对着武班长和在他身后的欧阳雄。武大文站住,说:5 i' |& k) U/ d; Y
“邱作兵,从现在起,你到上铺睡。”
2 k! ^5 A4 \7 r8 C这时,侧躺在床上的老兵邱作兵,他的下巴有些尖,单眼皮,好像是那种不太吃亏的散漫军人。他就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习惯地用一只手抬起随便扯扯自己班长的军衣。  ^& }1 G4 e& g- s
不满地问:$ p+ G& X5 D7 V! ~; o- ^
“这是为什么?”
2 D5 j, B, Q2 t) H9 x7 m$ s武班长瞪了他一眼,好像不跟他废话:“马上搬上去。”+ c9 e$ }: k5 B( {
可能邱作兵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欧阳雄,看起来多温纯的带有孩气的青年,明白了班长的意思,原先还想问过清楚的秉性就算了。他觉得:自己一个老兵,当然要让新兵。4 n/ w2 t" o- H) d$ O) r$ F
就把他一向吃不得亏的性情收起来。“是,班长!”1 i) c0 T* s( H8 k
然后,他下了床,抱起自己铺盖往打到他下巴下的一对红领章下胸部处的上铺床沿旁,把帆布绿的铺盖放在上面床上,又弯腰把他在下床的一些衣物抱到上床,完了,自己就踩着床边沿,一下如翻墙般上上床去了。2 q9 E5 \. i/ ~
武班长说:“欧阳雄,这是你的铺位。以后,你睡这里。”然后,欧阳雄没有看见武班长有那种对邱作兵的横脸,就好像经过他这一举动后,一件在旁人来看棘手的事就没了。武大文班长就非常热诚地弯下他挺直轮廓的腰帮欧阳雄铺床,而并没有马上走开。他觉得欧阳雄完全是一大孩子。就边整理边说:1 G' T( V2 i0 _* u: F5 f
“欧阳雄,你整理铺盖要这样。”
3 [, T: A, h2 I然后,武班长就对欧阳雄侧脸,正要全心地教他。
" J( x, U/ g  F( ^  a
* {  v. e& I/ i$ g' c3 a“你先把铺盖摊开,然后,从边角一点一点,边对边折叠,要这样。我做跟你看。”3 {+ `8 K" B/ s
然后,他黄里透红的强悍的脸已经没有一点强悍的气势了,人是那样的温存,一定要帮自己战士的诚挚心灵。然后,又向已经在认真看着他叠铺盖的欧阳雄看看。意思在说:你要看好了。然后又把他壮实的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身子转过去,由于他弯腰低着脸,继续折叠帆布绿的铺盖,你能看到:在他弯腰时,在他朱红色皮带里的绿色军衣就蹦紧了;同样,你能看到他坚实有力的弯着的腰背。在上床的老兵看到自己班长平时多剽悍,这时他又看见班长教新兵折叠铺盖,似乎才看见班长有好的一面。
  O& E! J$ v4 _; N! a" b0 y然后,欧阳雄看到班长身子略抬起,在把铺盖叠拢,这时,武班长,紧束在他右半侧肚皮上朱红色皮带略白亮的皮带扣环的轮廓和从他还是弯着在皮带上的绿色军衣的皱褶,以及从他腰间的皮带下伸到他小肚子上的有些微翘的军衣的折叠铺盖的举动情景,就更使解放军班长武大文英武十足!- i& m0 Z7 y7 e* V0 ~
邱作兵在这样想时,就看见班长还在教欧阳雄。) z! u. u% w1 Y; ]0 Z% \, o, o1 F
就自己躺在上铺不看了。不久,武大文班长就走了。6 l& I1 @9 g4 S/ b- R3 N3 H
这时侧躺在上床的解放军战士邱作兵,他右手支着略长的吊儿郎当的瘦脸,健壮的身体压在薄薄的床上,随意性地问:
* w# A8 s8 J% j( o2 `“才来的?”3 }, {/ ~; `% ^9 D# _& s
欧阳雄坐在他下(床)铺好的帆布绿被单和锈红色木床边上。听到了自己上床的邱作兵在问他,他就站起来。问:“你问我吗?”
  [/ y- ?- I8 l( V! C
, |1 c7 [6 ~  Z- U0 N  v解放军老战士邱作兵非常的瘦高,眼睛有些小,瓜子脸,鼻子大,眼神含有那种混久了的老油条的感觉。他看了一下非常温纯规矩的欧阳雄问:
* ^5 Z5 F1 x. b2 `8 [4 h9 j6 V“你姓什么?”
1 e6 u" _+ a! I+ Z, \/ v“我是今天上午到的新兵。我叫欧阳雄。”' _9 x% O; r+ w; W
可邱作兵从军衣包里摸出一包红梅香烟,自个点上火,吸了一口烟,也不问欧阳雄抽不抽,自顾自地抽起来,就害怕有人要问他拿烟来抽。用他自由散漫的脸和有些小的眼睛好像再去打量一下欧阳雄,又露出什么,觉得欧阳雄太小了。嘴巴砸了下,露出他一口白牙齿,问:
1 l3 V6 S( l: S0 W) N% a7 L* k“你有点小吧?”
- Q# V+ U! E' Z* r8 g“我刚满15岁。”+ r8 I. [# ]  g  k, F3 U
邱作兵嘴又砸了一下嘴巴,可惜说:“有些小。”/ q. _. M* V* A# i' g
“我就想早点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欧阳雄自豪地大声说。把他光润方圆的脸略昂起,还更加自豪,仿佛还要用行动显示出来似的,也表明他的决心。
  s4 o% u0 k( k% N听了他的话,邱作兵没有看打到站着的欧阳雄胸部的自己跟前的床沿,在用脸对着他的欧阳雄,又抽了一口烟,好像要先把他的事做了,才感叹欧阳雄小了。就睁开他小眼睛,看了一下有理想的笔直般站着的欧阳雄。
+ A' u7 \6 R- B% X  ~“小有个好处,就是你在部队上干得好,就会成一个年轻的连长、营长之类的。”邱作兵有见地说。就把拿烟的左手抬起,把烟放到他红红嘴唇边,嘴就发出些轻微的“嗤嗤”声响;他抽了两次烟,他的有些瘦的脸颊就一鼓一缩,就像青蛙时不时鼓起缩回的脸。然后,他张开带有烟气的燥热红的嘴如品味般抽着烟,出现惬意的神情,吐出一长股的淡蓝色烟子,然后,就起身,背靠着红木床栏。6 U" d. Q/ f; p1 J- O/ ^
“我就想当一名解放军战士,保卫祖国。”欧阳说,声音大了些,在着重说出他的心愿,似乎除了这就没有别的了,仅此而已。# C1 z" Y! f9 U# D3 K$ W
这时,黄亚楠走了过来了。刚才一个老兵帮他收拾了床,才过来找欧阳雄。1 F5 q$ }6 _, V2 \" C4 l7 `- w
“阿雄。”
4 Z5 r' ?0 K  g邱作兵提醒他(黄亚楠):“你不要喊小名,要喊大名:欧阳雄,或者欧阳雄同志。”
2 A, [  ^  r3 t' x“哦,知道了。”黄亚楠说。
+ P9 o+ c4 e9 h& Z7 P  A然后,他们就聊起来。
2 e0 M% s% X) b. x3 P5 i# d; H( s0 E# ^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08: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9 g: c- d7 T/ g
                                 街附近连长欧阳小雄(三)
9 m- V  T, c3 {* [" }* M4 c0 }5 ]" L% W4 d
     
5 ~; D; J# _' P  ~4 Z; X) @/ S" ?1 |# r% l. `
       现在,趁解放军战士邱作兵跟欧阳雄、黄亚楠在聊谈之际,我们再花一点时间谈谈欧阳雄的家庭故事。
: D- i. r  `. H0 L6 o& j……. s# H' n" c5 B- G1 W% a
1942年4月,中国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侵略者占领下的广东和香港,在广东有一支东江游击队,后来发展成为东江游击纵队。有一天天黑了,奉东江纵队政委周伟和大队长郑锐才的命令,纵队第一队队长欧阳州带着四个游击队员在昨天去香港,在香港地下党的帮助下,把在香港被港英当局列为抓捕对象的民主爱国的进步人士秘密转移到内地广东。他们坐船到广东的一条小河边,由等在这里的三个游击队员接应,然后一起护送四个男的民主人士向山里走去。他们在进山前,需要通过日军的一个哨位。而在游击队里有一个22岁的女队员叫陈玉英,她还有一个兄弟叫陈玉江,20岁,游击队小队长欧阳州27岁。
) v2 Y' `5 L1 @0 M: K) Y$ B2 N2 k3 p- @. ^* U
他们将要过在前面山地上的一个日军的岗哨。
" d+ `2 }: d6 D% z# H/ r" h
& {" p7 [& |- G* u1 Y. \+ X; z# x“队长,前面就是鬼子的岗哨。”一个游击队员说。
' y% N0 `+ q9 _2 P/ q) C0 q$ {6 a7 v. ~
27岁的欧阳队长是长脸,眼睛有点大,高鼻梁,嘴唇有些薄,可是他人非常仁厚,正直、勇敢。就说:
5 m$ q) E% e2 u* C7 {5 {“同志们,趴下。”
" m) }& Z+ k. m# v% E! q' o! }* ^$ F6 C8 D6 R, p2 F8 p
“是,队长。”七个游击队员和四个民主进步人士就伏倒在草丛里。" C9 G( a) \/ o! O6 x) Z  f
然后,欧阳队长和副队长刘震河弯着腰,到了鬼子的岗哨下面茂盛叶草的土石旁。他们看见:东侧岗哨的射击孔口主要对着他俩趴下的土石正面,碉堡侧面是西侧,这一面的地有些斜。在黑越越的夜色里,看上去,似乎也没有几颗叶树。欧阳队长决定,先用一部分人打碉堡,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然后,让剩下的人从岗哨西侧跑过去。他把这个主意跟副队长讲了,然后,他就留下牵制鬼子。过了一会,三个游击队员来了,其中还有陈玉英。: X, o# A. _- x; r4 P  @

( Y+ ]" r, e  ]& j0 [1 M“陈玉英,你怎么跑来了?”欧阳队长压低声音问,他不希望她留下打击鬼子,心里急了。
. \; q) Y- a- v6 E& m, ]" l3 Z
$ F# H6 x) f7 w9 p5 Z$ b0 U“我跟你留在一起。”陈玉英倔强地说。
8 p& @9 r; {! j% P- `“你马上跟大家走。”欧阳队长对不听话的陈玉英立刻说(还是压低声音),还伸出手往西侧示意。刘副队长正要带人,等枪打响后,就过岗哨。' `. h7 u0 m4 ~) g( L* ]3 L
陈玉英干脆把脸侧过去,不听自己队长的话。欧阳队长想强行把陈玉英弄走。6 ^0 h: L) j8 d0 [

5 q$ Q  n6 K) L( S* D“队长,让玉英姐留下!”22岁的游击队员阿强说。
: X; A. _6 {  i% ^% {7 ]% s& D欧阳队长一下意识道:老是纠缠这个问题会影响到过鬼子岗哨的计划,也只有这样,还有,对面就是鬼子岗哨,再说话可能就会被听见,这样对护送民主进步人士 不好。
( S5 |3 R, w! p+ Z5 Y$ \. E# Z! c
+ g; p8 y) n+ ?# h3 e2 T然后,在欧阳队长的命令下,就和岗哨里的鬼子打起来了。顿时,在岗哨内的机枪发出的子弹一下就把他们压制做了。
# l$ r7 R! O( q- ]趁这个机会,游击队刘副队长就带着大家过去了。
& r/ V/ H6 \" Q1 s* X( z3 X, }% m2 T# W( F% ~0 ~  |) V
然后,欧阳州队长就决定马上离开。他站起来,跑了两步,腿被打伤了,他担心碉堡里的鬼子跑出来。
) H. n% o: `# e$ R! z- W9 L4 |* ~* s" t4 J  V8 ^! b# C5 ?( z8 p
“陈玉英,你跟阿发阿强走,我掩护。”欧阳州说。3 d; S" f2 ?* |4 u$ X

6 g) {# A# ]& F“我要跟你一起。”因为,比欧阳州小五岁的陈玉英爱慕游击队长27岁的欧阳州。她心疼英勇无畏、心肠好的欧阳队长,担心队长,要死和他一起死。% R- D# D+ s. `. D/ E8 @
0 Z# N& [# r5 Z6 G
23岁的游击队员阿强立刻说:
# D9 `) j1 a& }  C0 K# T' }$ [7 `# R# B! q! s( M: a* `: b/ Z  @2 M
“队长,你和陈玉英他们一起走。”
1 L+ [9 M, _( |0 ?+ O: B* z3 E+ N2 L! A2 D& s$ l2 v! c. `
“这不行,这不可以。”欧阳州坐在地上、弯腰、边用手里的驳壳枪还击鬼子,边这样说。这时,子弹从他们跟前的叶草上打来。
& c& I$ w5 S7 [+ r
! i8 ?/ V0 t; w; U/ y/ a“快走。”阿强又说。
* s( D: f: h" T, N欧阳州队长觉得再这样,会更不好,就只好同意阿强留下和玉英走了。
1 o0 V$ I4 p+ K: t% G/ ^! m: j
$ U$ f. H; m. l$ X/ E1 [0 c" z1 j' N2 t. p. ~* b' j6 ^: k
然后,游击队员阿强就留下,他在他们走后,受伤,用手榴弹与几个跑近的鬼子一起毁灭。
9 R* T" K& N6 [/ M2 M( h; X' n1 q
$ |3 M5 i* n3 U( c" q' f# R陈玉英就扶着脚受伤的欧阳州队长脱离了这里。他们知道:是东江游击队员阿强以死保存了他们。在随后多年的战斗中,他们勇敢作战,直到广州解放。在解放前几年,欧阳州和陈玉英结婚了,他们就是欧阳雄的父母。他们先生了两个女儿,到1954年3月25日生了欧阳雄。爸爸妈妈非常疼爱活泼灵动的儿子。六七年后,到了上学,欧阳雄的爸爸尽管疼爱自己的儿子,但是,尽量教会儿子一些道德观做人的道理。比如:儿子,你一定要为人正直,不要随意地伤害人,要多帮助人,特别是那些贫弱的人。因为,这个时候,欧阳雄要到十岁了。有一次,欧阳雄的妈妈下班回来,对他(小欧阳雄的爸爸)说:
6 b& v3 P9 S4 H! M2 x. i- @6 ?6 u# ]
“阿州,今天晚上我们单位放电影《英雄儿女》。”
8 r) p/ @+ g" Y* E' B“很好。”! N& a# ?6 r  ]" P- d: P7 V

' p2 ?4 t: n" y% v* R然后欧阳雄的爸爸就对儿子说:“阿雄,走,今天晚上跟爸爸去看电影。”而他的妈妈不太看军事电影。1 E. B  X6 i; C, ^# h2 i4 T
. j) M- j5 L# Y; [: S
“爸爸,好看不?”欧阳雄抬起他乖巧稚气而红润光滑的小方脸问,清亮而顽皮温纯的眼睛闪动着灵气的眼光。
$ n. \' O4 a1 g0 J0 W# a! j5 u  z& j) B; U
“好看,是打仗的。那里面有志愿军英雄王成,跟你半个月前,看到电影<董存瑞》一样,董存瑞是炸碉堡的解放军,王成是抱着炸药一个人炸死了很多美军的志愿军英雄。”7 w: v+ {6 T% ]9 T' i
1 a% X* w* f* {$ E
“爸爸,我要看。”略方圆而光润脸庞的,非常顽皮可爱的小欧阳雄马上喊道。. E$ M9 i* F' l( y

0 d- a' C( B2 r; [8 v, B+ i; r“好,吃了饭,你把小板凳抬到操场,摆好位置。”他爸爸爽快说。. W; h& Y9 Y8 _2 _% n+ X: l

6 f# K3 I' ^$ Q4 \$ m7 G“嗯。”
/ O+ L# ]. }2 \“记住,你要挨着前面的凳子摆,不要卡轮子。”
& E8 a+ S. X9 Y5 Q2 ~0 L/ r+ o3 ~. k  Y9 B+ m4 t! S/ ^
“好的。”. q" Q+ V# e% r3 N* c

! e1 J  x: |5 n' G& t: B3 y! ?后来,小欧阳雄就和自己爸爸、兄弟去看由长春电影制片厂出品的电影《英雄儿女》。
: |8 ~7 |+ c& Z* z" [$ l$ c
/ C& D; q- s. L2 m, T% g: S/ P- T' b9 ?* A0 W" C% t; 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梅林秋语文学网 ( 湘ICP备11008396号-1  

GMT+8, 2018-4-20 06:55 , Processed in 0.14366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