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秋语文学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65|回复: 3

[小说] 长篇小说 解放军连长王云龙 第一章昨日枪声笼罩下的叙宜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3 08: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49年11月25日,以就是在昨天一一一11月24日,从天亮到当日深夜止,整过叙宜城正在打仗。据说是:据守城里的国军有三个团和解放军在进行攻城和守城的全面战斗。整天,先是炮击声,大约持续不久,就是解放军攻击位于城边上高高城墙。一上午基本上是时急时缓的枪声,就这些枪声,在叙宜城里时远时近,有时沉寂下去,过不多久或一会儿,又响起来,就像鞭炮放完一阵,过一会,又放鞭炮一样,让人胆颤心惊!2 U2 P5 k0 b7 b2 I) e. ]8 O
我是阿明,在城里一家机械小厂上班,还喜爱文学。) [3 ?8 A2 r  U8 i( V2 n
当解放军和国军在东、北、南的城边或城里打仗时,我们在城西的机械小厂工作的机房里都能听得到,从外面传来的时急时缓的枪声和爆炸声,令人胆战心惊,简直太可怕了!我们同事都人心慌乱,都害怕有国军和解放军的战斗地势转移到这里,不禁十分担心。而我非常平静。我知道:解放军是好军队。只是国军老是欺压祸害一般的平民,人们都希望这些国军被打败,我一直是这样的看法。后来,到了晚上21点,城里的枪声明显小了,只是偶尔能听到一些附近或远处传来的枪声。我半夜下班回到家里。我妈妈前天去白沙镇农村我舅舅家里去耍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到了家,我随便吃了饭,就睡了,到第二天中午,我才睡醒过来,就听到我关着门的门外有人在闲聊。/ s' x0 C8 y! [! E; L9 |
“李四叔,你知道吗?昨天城里和城外打了一整天一夜的仗。”
/ H5 U9 s2 C  }/ p5 v$ A# t/ E 我听出来,这是我隔别住的梁妈尖又细的声音,非常的惊骇不已似的。
2 x; B  Y0 r4 @! N 随后,传来李四叔的声音。“是不是解放军和国军在打仗?”是他的猜想。% x% {& O. N# g" w" o! O. ?
“是哦。我今天早晨,到水晶街买菜,本来准备跟家里买点肉和油菜都没有,说从长江和岷江那边卖肉菜农民过不来(到城里)。我听菜市场的人说一一一解放军在合江门和城里清理战场,说有很多的解放军在合江门的城墙下,被国军打死的最多。然后城里,国军被打死的也多,其中解放军也多。”梁妈说的有些快,感觉到非常的惊讶,使在场的人,比如:有杨老头、李四叔等应该惊核不已!还有,他们闲时就喜欢呆在一起聊多久。   
* _9 q9 B! X5 E9 v& d3 j, S& _4 j& a4 r7 X
我就听到了杨老头不禁叹息声。“是啊!解放军都是好人呀!只是那些国军,有少部分军官太坏了,自己跑了,让那些可怜的士兵送命。”
) u2 @  L6 e; e, M6 ?8 o. I“你怎么这样说话。”梁妈觉得他话奇怪。
( ]5 E/ |+ |; r7 [. T; w# j“唉,不管解放军和国军士兵都是中国人呀!”杨老头声音拖长一些,听得出来,他在为两方的人惋惜。他们当中又传来了李四叔愤恨的声音:8 Y- k; ^8 p5 e9 U+ \# P4 E
“国民党早该完蛋。你看蒋介石手下,全是一些只想着升官发财的军官,自己不想死,却让部下去打仗,祸害城里的平民;交税不断,一天到黑,就知道抓共产党。我听说,他们在七天前,还把一些地下党抓到高庄桥枪毙了。”
% ^, s& L1 W* f, S- z. \$ R2 T“你怎么知道?”杨老头问。5 o- m  p9 C) b" b
“我听吴先生说的。”是李四叔的回答
( ~4 }1 F: N; W1 B! l“听说他同情共产党。”又是李四叔的声音。
) q3 O6 {: `% L& H! H7 @“这下好了,解放军赢了,国民党输了,以后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梁妈欢快地说。我虽然看不见他们聊天的情景,我知道她爱把手摆一摆,非常欣喜,好像她从一种不幸的境遇里脱离出来了似的……" f- H. b- N! h5 u% a9 c( w
之后他们在门外还聊着……
: q( J6 Q' R/ H+ P1 ^: C4 T. K+ k* A/ V* T
我就起来,稍收拾一下,就走到门边,把门打开。他们看见我才睡了起来,梁妈就说:“阿明,这都中午了你还在睡懒觉。”
: R! T% J& y+ I1 I7 c0 J! ~( m4 ?我说:“我昨天晚上上了晚班。年轻人本来就瞌睡大。”
/ q9 |" {" x- r( J* Z“哎呀,要是你妈在,肯定你睡不了懒觉。只要你妈一扫地、做事,你就得醒。好了,咱们散了吧。”梁妈说。然后,李四叔、杨老头就走开了。之后,我就在家里下了面吃,又坐下来,写我的小说。这样,又到了下午15点二十多分,是我上晚班时间,(晚班是:下午16点上班,到晚上0点下班。)只要上了这个晚班,明天我就休息了。于是,到了时间,我去机械公司上班,直到半夜就下班了。我走到大街上,这时,好多的居民都睡了,只有个把作坊还开着门,里面传来酒糟子的气味。看到:在浑黄光线弱的煤油灯下,还有几个28、30岁多一点穿着粗布棉衣的男人在白气缭绕的作坊里,用铁铲铲着酒糟子的干活情景。街上非常寂静、安然,再没有听见枪声和炮声了,因为,今天是解放军解放了叙宜城的第二天晚上,剩下的是睡梦般安然和柔静。我回到家里,洗了脚,就睡了。我觉得好睡,没有任何的声音,心想第二天又睡一个大懒觉,既然休息,就出去玩耍……
1 b$ C& m7 y. Z; P+ T6 \   第二天,是什么时候天亮,是阴天和晴天呢,我根本不知道,只管睡我的觉。不知什么时候,我被敲门声惊醒了;就起床,穿好衣服,揉了下还在睡意朦胧的眼睛,开了门,站在门边的是我的老同学吴成,而他旁边是:一个身着浅黄色军服,带着同样颜色的军帽,没有系皮带的解放军指挥官,看去36岁,人还非常憔悴,眼皮有些泡,眼里有些红。他目光含着沉静,可在他的这一沉静的后面,总有一种悲鸣,只是不容易看不来。吴成露出风趣眼光,非常随便地说:“怎么,不喊我们进去吗?”
5 p. J0 y" V* v/ M我马上就说: “快请进来坐,解放军同志。”; ~6 m" [! S6 ]8 z, I
吴成马上说:“走吧,张叔叔!”
3 X7 s# t2 [' t& m# h" ^4 M0 ^可这解放军同志没有立刻走进来,他可能注意到我有些乱的头发,还有睡意的脸,就非常自觉又感到来的不是时候。就说:“你看人家在睡觉,咱们还是改天来吧。”: ^0 F6 D$ f8 P: e- F& H/ W, _( s
我立刻说:“没什么,快请进来。”我赶忙说。身子向门边一侧站,好让他们进房。
4 G4 `7 E8 b! z6 \- V* z' H7 W吴成又大手大脚地,立刻把左手往身着半旧的浅黄军服,军帽上有一颗红底金细边的五角星。他和善、厚道精明的脸庞,看起来非常的令人感到:可亲。他衣领上,还有两道同样是细金边中间是红色的领章,没有系皮带。解放军同志看上去非常的英武!
8 _! d: E- _/ }2 B/ O# A3 Z; ~他和吴成走到了桌旁的半旧板凳上坐下。我立刻为解放军同志倒了一杯开水,然后再跟老同学倒。完了,我就坐在桌的对边,一边把自己的头发抹平,边就热情地说:“请喝水,解放军同志。”
0 A; l( _1 @9 |+ X3 C( t( f" P他非常客气地说:“谢谢!”然后,欠欠身坐下。
2 U  k3 g$ {+ n( E! O$ J! g) Y, S这时,他才把放在桌底下的大腿上的两手,放在桌上,非常客气地用双手端起桌上盅,喝了一口水,然后,平缓地放在桌上,又用右手轻轻拭干沾湿的嘴唇。5 w& c  w3 E0 l- ?. }
他又客气谦逊说:“阿明,打搅你了!”
1 c- y& r( \# v“没有没有。”我立刻摇摇头,我感到他虽然是解放军,可人是十分质朴、厚道,顿时让人感到亲近,而中国军人都是具有这样锐气勇敢正直的特性。5 Z) V# D# P1 _8 r" i$ Q
吴成马上向我简绍,好像他才想起这事:“这是前天,打下宜宾城的解放军营长张春。”我马上注意到:张营长十分爽快向我伸出双手,握住我放在陈旧桌上的双手,他闪动着和善热诚的眼光,他充满了军人直爽的气质,他充满了正直和坚毅的特性,他非常谦逊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冒昧地打搅你了。”- q, H7 u# d5 c! ]
看上去他非常纯朴,一张脸是那样和善诚挚,他看着我;我赶忙说:“没有!没有!”
4 u) o- d- {# k0 Z1 g$ G“他就是阿明,专门写文学小说的。他与别的文学爱好者不一样。他非常喜欢你们解放军,可又不了解你们,又无从写。”吴成把我夸起来。
* Y9 F: K2 c, w) k9 m/ {# i我马上打断他,不过尽量放缓些,我想这样,解放军同志就不会认为我没有涵养。“你别说这些。”然后我觉得自己是喜爱解放军的。就如是说:* P3 N: U/ P3 A6 ^0 Q, R
“我确实喜爱解放军,还有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
; b& a+ L* B) O 张营长不解地问:“你怎么会喜欢军人和解放军?”" V& [* T4 J, j. M' R3 M& I
               
0 F/ J1 h" K+ {$ b
9 o7 g* K; j) A1 F+ X                 中国人民的军队一一一解放军,把死亡留给自己,把安宁幸福的甜美生活留给了孱弱无助的平民,他们用自己的全部生命保卫破碎的国土,他们直面射向自己胸部和腹部的枪弹,与凶恶的敌人(侵略者)进行毫不犹豫的战斗。
: i: Y- n) S. f+ z( V, p- y
, S7 \( o1 l, ^! L 我就把放在在桌边上本子上的这一段话拿跟张营长看。4 m' p7 P& ]( N7 @/ T& a" n$ Y
张营长看了,非常的感动,情不自禁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我看到:他立刻流出眼泪。于是,他立刻把脸侧过去,并放开握住我的手。我看到:他抬起右手,擦去了他眼角上被晶莹泪水打湿的眼杂毛。过了会,他有些掩饰自己失态的举止,抱歉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u6 j+ Q) l* g
   我明白作为一个刚经历大战的军人,在自己的战友阵亡后,对自己是一种阵痛。他虽然是不能忘却勇敢战死的战友,而这又仅限于他们一部分圈子里的事。可显然,战死的那些官兵,虽然,是进行的攻城战,而他们在执行攻打任务的战斗的同时,其实质的意义是一一一为了整个城里平民能过上一种和平幸福生活而战死的。把自己战友牺牲的事和他们所经历的战斗写下来,让人们在想起他们,说起他们,而这是解放军营长张春的希望,我觉得,他就是这样想的。) V5 r/ b- ]" _
我立刻看着张营长瞅着我的眼光,说:“解放军同志,你有什么要说就说吧。”
, ?% B7 X% J' ^$ i2 D7 z 然后,张营长好像并不完全明白我的含义,只听我让他说。就立刻说:“阿明同志,我对你有一个不情之请。”张营长非常干脆,这时,我看到了他那种用在打仗时的非常果断的气势。+ [! P7 q( P$ g9 m1 R3 |
他两眼睛热忱厚道看着我。可我感到:这眼光是一种热烈的恳求。他说:“我希望你能为我的那些在两天前的战斗中,牺牲的战友写一本书。”我本来想说,你们部队上不是有人写吗?可是,马上我就把自己话咽回去。我明白:他信任我,就像他喊一个战士,去做一件战斗任务似的那种充满信任的目光。我决定立刻向他应承:
; ~) Z5 ?' W+ I4 O( ?“我一定会做的。”
- x6 J  x0 h7 P" i# T没想到,张春营长霍地从桌子旁站起来,立刻朝我敬了个非常刚劲的军礼。
/ f4 R) r/ G, x0 s8 V我立刻说:“请不要这样。我什么都没有干。”! F& N8 Y1 F- u! c+ U
“请你一定要帮我完成这个心愿。”
0 D2 h: g% N. w- F' }“那你就跟我讲讲,你们营里和部队上的战斗和生活吧。”我说。6 ^$ j0 c4 R6 A9 t2 l7 E5 q
“好。”张营长慨然应允。然后,张营长又坐下。这时,张营长沉默了一下,似乎又有些不知所措,嘴唇略张开,想说来着,可刚张开嘴巴,目光迷离,脸微动了,接着闭上嘴。我觉得他是想讲,他是被内心里自己战友许多的事弄得来显然不知怎么说,又该从哪里说起而闭上的嘴。
2 a. B9 J9 S6 x, ?0 m. ^我已经打定主意,因为他们是从中国东部一路走过来的解放军。据说沿途解放了一些城镇等这样说来就太长。觉得,应该从他们进入西南开始,这样他印象也深,过后再让他补充讲讲解放军在中国别的战场上的一些著名战事。就说:“张营长,你就从来到西南开始说。”) O1 D1 o! C$ L: d( }
他认为这行。说:“好吧。我就从我们二野从湖北宜昌进入西南开始吧。”# r0 q* ^6 r$ a) G7 h+ Q  H
“不过,也请你补充讲讲一两个解放军经历的著名战事。”我请求说。( `) @2 H. Q3 b( B
“好吧。”( e' s+ @1 H' F: _0 y
张营长抬起头,开始讲起来;他边讲边想,目光深沉,眼光闪烁刚毅和略动感情的神态,他在讲着一一一他和他的那些解放军战士和指挥官经历的战事……
( T; n3 e* O+ {) b( c! X# W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09: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 f4 R, `9 Z' H                       解放军连长王云龙(二)! i6 E3 c9 Y/ M! H
" |( A% L, T( G, I
1 N% ?$ c$ _# J8 l' {. [7 U
       我们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一军第二师四团12个营。我们有三个师九个团。当我们从宜昌进入西南,有三个军:第十军和十三、十五军进入了云南和贵州,主要解放云南贵州;而我们第十一军、十二军的主要任务是:解放四川。: W# ~/ U3 i8 ^  |( g$ b: \
     我们进入西南四川。每经过沿途的一个乡、一个镇、一个县城,并沿长江而上,都必须全部解放它们,绝不留一丝一点的国民党的残余军队存在。
  Q3 {6 H& `/ M1949年11月21日从上午九点起到下午十五点,我们解放军解放了重庆武隆县。而我们团没有参加解放武隆的战斗,是别的部队打下了武隆县城。在下午16点,我们团获得任务,匆匆向在武隆以西的白马山前进。
" B  Q6 P% s6 a6 h现在是下午16点30分,我们行进在通往以西白马山的要走两个多小时路的山道上。8 j% U6 N  O6 z6 w* _$ N% F! A9 ~

" ?7 S1 |! M. H5 Z% C
6 y* K: Z7 [6 @0 w$ P# u; d: Y$ J/ H! d1 `0 n5 c! U

5 b7 m+ B6 L7 A& W. P' @* a( g……6 Y# Z4 _( k+ o* \

4 `! f8 w, ?8 Y) \ 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团二营营长张春和自己的战士此刻走在川东的满含着萧索冬日的山路上。在刚才的结束的战斗中,他们六营没有参加解放军重庆武隆的战斗,那是别的解放军三个团进行的战斗。他的主要作战任务是往西不远的白马山。它是进入重庆的屏障。那么,就是表明:国民党军队会坚决守住。当二营的解放军官兵,看到别的兄弟部队竟然参见了解放县城的战斗,就心里空落落的。很多人都希望自己参加进去。一道团部的命令,一下就把他们扔进冷水里。这件事,不到半天,32岁的解放军年轻营长张春告诉大家团部的命令:四团二营向白马山前进。还有三营和他们一起。大家才从原来的埋怨的心绪里,变为苦眉般一笑。他们都意识到:可能有仗打了!
8 f/ ?6 A$ w% @- Q3 F1 c6 U7 _0 z% M; I
在兴奋后,大家都马上感到遗憾。可是,每一个解放军战士指挥官都非常清楚:有多少的解放军在战斗勇敢地战死,有多少的解放军把占领的敌人打败……# e" U+ h. `$ r5 `

$ P7 x: |  ?$ ^$ n3 U他们是不忘却的在全世界军队中,纯朴忠诚极度英勇的中国军人。
# i" @. R9 O) J* f  r0 K* _) P: I( J
走在张营长身后的是:四团二营一连连长王云龙,29岁,河北来源农村人。中等身材,壮实,非常的英俊、忠厚,没有架子,对自己的战士多亲切的。他身边是二营一连一排排长赵景山,27岁,开朗爱说,团脸,长得一般。而在他后面的是二营一连二排排长李志顺25岁,河北来源农村人。1946年,22岁的李志顺和村里附近的村里的50明青年,参加了解放军,转战多个战场,在近三年的时间里,这50个战友,在不同的战场上,到1949年年末,勇敢作战,先后战死得来只有几个人。李志顺憨厚、作战英勇坚定、人话不多、长得有些英气。他身边走着的是:解放军战士30岁的老郑,开朗豁达。还有什么都要说,爱说笑话的,好像一看见什么总是就想说的20岁解放军战士张树全。他俩都是河北来源农村人。还有一个是26岁的解放军战士柳文山,18岁的战士小刘。  q* G" E+ f( X* l, I( C
( p4 [1 r; b. C9 j! l6 Z% c
9 j4 Q* y& P: b# I: R- Q
/ f3 u4 M" C' g( n% a, U; m

' k( u2 Q4 \+ f4 i1 q; R/ {( W/ t) f  r; D/ p, ]' t5 u" Z7 r
( V( U; f$ s- [" ^

- ^0 {% @. r8 S7 O( U. X8 Z- O! c0 Q
“哎呀,看到他二团三团打仗,我们在那里看着,多难受!嗯,现在该我们打了。”张树全高兴地说,一张白白的脸老是含有一种没有烦恼的笑容。他走路本来步子迈得大些,在这样的情绪里,他迈出的脚一下就碰到王连长的脚后跟。王连长发出一声不清的声音,就转过头,张树全立刻不好意思笑笑:& z3 f  M# u- S1 l& K
“连长,对不起呀,我都踢着你了。”在说时,他还随手习惯性地摸摸他的后脑勺上的军帽。
6 j7 |. d$ m" L8 u/ \; w5 s2 `, `& G  N0 }7 y$ P" b
“张树全,我们别的部队刚牺牲一些战士,你还高兴。”王连长说,就回脸看了张树全,还是往前走。因为,现在大家还在行军中。- L) {8 E. h: F( q, u" ?
“连长,那是他们二团三团,不是我们四团。”张树全说,他说了后,又往后一扬脸。意思是:跟他们没有关系。+ f2 d2 U+ p+ z
“你就不难过。”走在张树全左边(靠山壁)的战士小柳问。
. O9 y: ?' b. q* }( u9 m$ E" k
) J# @2 d; L; G) [3 M& D9 I+ @张树全迅速回答:“我难过什么,我还后悔,为什么我们军首长不让我们四团参加打武隆县城的战斗。”他侧过脸,看着在身旁走着的小柳。
$ R' }- O9 p. y* M0 s/ i( I, x1 s8 ~# _# o1 A+ n
“要是让我们四团上,恐怕你我都要死。”刘文山说。似乎有庆幸的感觉。
  N8 G$ O0 a( O/ O- b
+ L( w, `3 N# p0 r; W- L) P% [. r. _“你这么怕死啊,你当解放军干什么。”张树全听出战士刘文山话里的含义,边走边马上往后侧脸,大声喝问对方。$ w6 @& M8 o. J4 [

! h3 w  f" D/ v" D6 R( E% |* ~“你看我是怕死的人吗?”刘文山非常要面子,他边走,边把他长脸直对着张树全。仿佛要朝着张树全要强显示自己是不怕死的人。! |- l0 k2 b1 g9 E9 w/ y
7 j  [5 m3 [: y4 H" O/ P7 [
张树全好像求饶,觉得自己开玩笑让对方不痛快了,赶紧非常快说:“你不是,你不是。”他,大家都知道,比自己大三岁的刘文山打仗一向就勇敢的。
1 L! t$ e: ^! b1 s  {. e2 y/ z8 _0 R4 W. z
刘文山才没有开口。
3 R: C: D! X: _8 p: t8 F! `" L$ x# f& K( _" a
他们就继续往前走着。
# C: q' Q+ ~7 J/ m, D
% e: i5 g8 u1 a/ s: T解放军连长王云龙,28岁。看上去,闪动着一双和善、纯朴、坚毅眼光,非常英俊的脸。他头戴着浅黄色的军帽正中:有一细线般红底边的小五角星,在帽边皱褶下的一细条的边子到他帽边,在他宽宽的军帽帽檐下,高挺的鼻梁,性感鼻翼下,一串黑乎乎的男子气十足的胡子,一张红红的嘴唇;在他腰间黄色军衣上紧束一根酱色的宽皮带,他看上去相当的英武十足!
0 |. h* \) Z" Y. H8 u1 L5 w他回过脸看了下还在含着笑的总感到厚脸皮的战士张树全,就提醒他:+ h& T5 s' e  P8 \' S1 E4 A
“小张,昨天晚上落了雨,你要注意这山道有些滑,要小心点!”
2 `( o* [; x; ?7 J2 R7 \“连长,我知道了。”张树全回答,好像他都知道似的。一路上不停嘴地说:+ {! J7 s$ F" p, |

; e$ ]8 M# p$ y4 ^7 w, |# u“小柳,我都是山里出来的人了,还看不见吗,连长就把我当小孩。”' {& r: n. e; L6 x6 n8 C
( s3 V& P. W+ i" K0 l# T
“可你是小!”解放军战士小柳说。; w9 P& V8 P0 ?3 a2 R

' w  ~5 O% y: ~“有多小,我都22岁。你看我,我是那样麻利,打敌人,和大家战斗也是不落后于人的!”张树全越说越扎劲,嘴巴马上翘起。说到这里,还把他白白的右手往天上一抬,炫耀地看着在他身旁走着的小柳,又还把左手放在小柳的右肩的枪上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口水都溅出了他红红的嘴外。还把步枪从他右肩换在他的左肩,还没有放稳,他枪就晃了一下,旁边的长的瘦而略矮的24岁战士胡雨,就伸起右手,帮他扶着一下。提醒他说:  r. g% `. l& X' g3 Y

+ b  c" M% l- D3 p“张树全,你不要只顾说话。”4 `$ A( ^. E. ~8 e

* P/ H8 J3 A! T: Y- j; Z4 z张树全瞅了胡雨一眼,脸还习惯地无所谓摇摇。不管胡雨的话,张嘴就说:
2 m5 E9 U  E# Q7 ^, r9 P
4 ~/ D+ q5 V% w1 M% S; @6 i“我看着的。”3 |+ j% p/ b+ ?% N, D1 }

/ U, ]9 C, t: h. `小柳说:“你不要看着看着就滚下山路下去了。”' ^4 [* W' f2 ^/ ?  p; b2 |

$ H7 \4 z1 b& K( k“哈哈哈!”战士们大笑起来,张树全脸一回歪,无所谓的态度等自己战友们笑自己。。。4 g5 Z& A' F* H: a1 t5 T+ R

5 X8 V/ C) T% B& {4 K" I0 N  j! ~" a$ `7 h  D' b

# j& I! m1 A- z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09: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放军连长王云龙(十三)
9 N, l% @! \; l" n- m& J, P6 O7 t
3 V5 R8 h4 o6 A# _- @8 B  A
% Y" B1 g( g% z, z6 A        王连长也就转过脸。他一般也不是太多话,爱把手,时不时去擦擦他那挺直鼻梁和英气的鼻翼,然后,又想问题。张营长也跟他说了,明天还有仗打。他们将在天黑以前,到达一个小村,那里有五公里,离它不远有三公里半就是白马山。它是重庆的东部屏障,如果打下它,就能威胁重庆城。
+ C2 S6 E# v% Q* e- G3 f他们继续在山道上缓慢地走着。山道旁靠里是:斜斜的山坡,长着大片枯干杂有绿色牛乃巴草。冬日的山野看上去非常的萧瑟而荒凉,透露出到了冬日冷寒气氛。8 S/ \3 x, f# `: E4 S: n# I

' F* P0 H8 n% ^( k3 z/ }嘴闲不住的张树全,还右手扛着步枪,左手爱比划:“连长,我们明天打下白马山,我们就可以到大城市看看。我在家里,就听说过重庆,听说它南边是长江。”+ O7 I; c; t- b- |4 J5 e5 }+ g
9 X# Q* j) i7 C2 r7 }
“是呀。”! z- u+ l& Q( {4 B
然后,他想起了这座大城市,一定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就一步跨到自己连长的身边,像一个大男孩;而他到在王云龙身旁走着的战士小郑身后,用左手拍拍小郑的后背,命令式的说:“小郑,你到后边去。”( ]5 r1 Z/ p; N+ O. x! P
: _- E: e3 U. ]& f  g+ L
小郑知道,就让他跟连长说。就说:“好好好,我让你。”就刚要让开,为自己战士着想的王云龙连长觉得,还是不要让年轻战士走在山边,而下面是陡坎,以免在聊谈时,被摔倒。王连长就往山道边走出一步,空出了位子。
; h; f: C1 @# }" `0 H& g
. W. `" a6 ]( }- g6 @% M! a, N. [) s, a“你俩走里面,”王连长说,“听到没有?”
2 C8 _0 R, f- u" S8 x5 p& l: |
% m6 \( q7 h# h* k+ Y2 J“小郑,把我的枪拿一下。”张树全很随便说,好像该有人为他拿枪。/ N& _7 s% L% v! h8 c9 [. S
“我跟你拿着。”王连长说,就伸手来拿。张树全笑咪咪说:“你拿也不错。”他对自己连长称你。" k. `  f3 i: _1 b/ O( G
$ p; i6 u- `0 D; Z# q
并把他白白的脸杨了杨,还把他手里的枪跟了王连长,王连长就拿着扛在肩上。然后在走的过程中,张树全拉了拉自己连长有些粗糙的手,又想到了他们打下了白马山到重庆的事,就觉得重庆肯定好玩就问:“连长,重庆那里一定好玩吧?”7 `$ M6 V/ I6 o
“对呀。”
' q8 |3 D3 i; l5 r/ a( M1 `“等我们拿下了白马山,进入重庆,连长,你一定要带我去城里到处玩,玩过一天,两天,五六天更好,”说到这里,张树全还兴奋地像大男孩左右摇摇自己连长的右手,差点把连长肩上的枪摇落下来,好像一个小孩拉着大人非要带他一定进城玩似的。7 S6 H, G1 C, O9 ?- Y
“小张,我会带你去的,”王连长爽直说。看一下身后跟着一连的身着浅黄军衣,扛着一杆杆被遮住些战士的脸和打到肩上的步枪,又转回脸。“到时,我会带全连的人到重庆街上玩。”
0 _* W3 |& T+ m& \" ?“好啊!”在王连长身后的战士们喊到。才二十多岁的他们,还没有真正享受过自己打下城市的生活,就匆匆离去继续作战去了。8 {0 n% r# v- x4 K  Q: V3 ~
“连长,你说重庆有什么吃的,说呀?”好像他急于马上知道,马上就跑进重庆去吃似的。( K( F  F1 p3 r, _8 I& W
“我听团长说,重庆有些好吃的:麻婆豆腐,麻辣凉粉,说太好吃了!”走在王连长和张树全身旁的战士小郑边走,边把他孩气般的圆脸对着他俩说,多欢乐的!
3 N4 S: \( N$ w  s2 c  N+ p5 a0 ?! `5 m4 k; d& J" m2 l
“我马上就吃。”张树全接口就说,又扬起他等不得的吃东西急性的脸。大家都知道:只要炊事班长做点好吃的,他就会跑去排第一轮子,比如:肉。你看他方脸略胖点。; G0 G% P7 |# v

2 c' C* w/ o0 R- `和善耿直的王云龙连长转过他可亲英俊的脸,看着笑眉眉的张树全带稚气快乐的方脸。“打完了,有的是机会。”* U: N; X6 ~+ [/ J% |' n

% S: L/ T' N3 m6 v. B“连长,可是我听何班长说,这仗没有好多可打了,全国都解放了,就剩西南这一片了。”+ _) ~! J0 l$ R3 e, ]4 ?, j

& _: {' o% C! N6 o; o“是呀,我想等打下了白马山,重庆,在往上,没有几个大城市了,听说是:林州,长江重镇叙宜(宜宾)。”/ y9 I# ^% |9 N( V
“不是还有成都一些地方吗?”
4 t( [( q" _4 t$ k3 o* T0 o2 A" J+ J: Q8 e* t
“那是二野第35、36团的事,我们16团,17团主要是解放长江上游的县市。”王连长说。(据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电影《席卷大西南》); e; U; |, b- h
“看来,我们终于等到了全国的解放。”张树全感叹道。6 W" ]  u% n* Z( N- w6 x, s
“连长,这样的话,我们大家都可以过上好日子了!”小郑又把带喜气的圆脸侧过来说。& S7 y' P' c% q5 n
“到时,你们还回河北吗?”王连长把脸挨近他俩问。& b8 Z5 U& V. \$ [. ]
“我当然想回家乡。自从我们这一批青年(河北来源)从李家沟村和一些村的人参加解放军出来,有56个吧,从一九四六年到现在一九四九年,三年多,据说,基本上牺牲了。就剩下我们三四个:二排长,李志顺,我,老郑等。”张树全就收住了笑容,显得伤感起来说。
, e6 x! A" V! j# m2 v: _/ ~' y* M# r5 Y( _' |& j$ |& g
“如果,你回不去。”/ [, A- O" c: i+ Q$ Z5 s' e
7 l4 t; Z* r: W. L$ {' `" o
“我……”
" u- r" u7 |$ [然后,王连长对他说:. p$ e; W( ]3 w) V5 x

( u$ I% [9 n) P5 b% V“我们都是解放军,要听从组织的安排。”. j  Y: E  d! y9 ~; G2 F
“连长,如果让你留在这里,你干么?”* M# g( s% ~8 q$ k  X$ _) Y3 \
“我是一名党员,党叫我这里,我就在这里。”王连长那透露出耿直而真诚的脸,看着他俩,坚决回答。* y/ T8 o  ^5 R  Z% ~" T6 w1 {
“连长,我就跟着你。”
; I: v0 b0 j: h* y张树全也坚定说。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09: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放军连长王云龙(四); p) z' y- A) i) B7 n# u, ?
* h4 Y& u: d- z: ~

& w* D; S, t7 H8 w; @* @- \% u* d( ~& l5 B1 j# Y2 ]
      王连长和战士们就这样往前面走着。现在是打仗比以前少了,战士们都知道等这几场大仗打完了,中国革命就最终胜利了,大家就可以光荣地回家乡了。所以,大家都期盼,都想自己能走过全国解放这一道坎,就像前面只有一两座山,只要走快点,加紧步伐,那么,就到终点一样。到那个时候,从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到解放军起,有许多的革命军人战死了,已经数不清了,可能有千万或者更多。他们在数不清的大小严酷的战斗中,无可避免地战死了,而活到现在的,已经太少了。我们注意到:解放军战士、指导员大多是三十多岁,四十多岁,显得老气了。他们中有的在十八、九岁就参加红军,八路军,参军离开村子出来打日本鬼子,到现在的国民党军队,到现在都三十多岁老大不小了(这一段据文华影业公司电影《关连长》)。。。。。。
" ]3 t8 h( ]# T3 U, @! a8 w" W) |, X2 |/ G8 r9 }

, ^. q) E3 o; y1 W张树全又想起了小吃,颇有兴致问。还同时,用左手,拍拍身边的刘玉田的肩膀。说:“我们达到了重庆,你要去逛逛吧。”* N" w8 ]  q! d
刘玉田想都不想:“我肯定要去看看。我听说那里有凉粉、龙抄手、麻婆豆腐,听说太好吃了!”* M, r. E1 p5 p% F

' m5 [, i. c9 R! ]- N1 m+ i在张树全说时,他就退后跟战士刘玉田说,到了山道边,听了刘玉田的话,就兴致高地说,也不看脚下,就踩滑。$ Y' x9 I( ~# c2 O% Q- ^7 K
& c* k. Z4 `2 _: [
“哎呀!”张树全叫了一声,一下,身子从刘玉田的身边,往斜侧后一晃,人就滑倒向土坎滚落下去。刘玉田看了,不禁哈哈大笑,也有些战士也笑起来。4 a: N8 u4 U7 a
/ j/ d- f; l" f9 ?1 k: ^: {/ s& V
走在前面的王连长听到了张树全的措不及防的叫声,反应很快的他,立刻跑下土坎,这时,张树全在往下面滚。3 F! W& F7 z- v
王连长加紧步伐,伸出手,一步抓住张树全系着皮带的军衣,竭力往后拖,而这也不行,他灵机一动,身体往后倒,死死把张树全拽住,看到一颗树,用脚赶快勾住树子,这才把他拖住。
' u* z3 s% Y: x' {5 B+ Z惊慌的张树全没有想到,自己连长会亲自跑下来救他,看到王连长涨红的脸喘着气,牢牢抓住他背上的军衣,他才没有往土坎下滚,不然,会摔伤的。过一会,王连长才把他扶起来,又把落在被一块小石头挡住的步枪捡起起来,对他说:“走,上去。”
% r2 A% v& @/ M9 Z1 P从这话里,张树全感到了连长温厚、善良的性格,他几乎感到,王连长与敌人作战时,简直就是十分的勇猛无敌。他明白:王连长不会再怪他。因为,连长不太爱训斥自己战士,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连长。
+ w  m4 n7 I8 T7 c% X王云龙连长把张树全搀扶上山道,因为,他脚有些歪了,走起来肯定痛。李志顺排长是张树全同村的,比他大4岁。看到王连长有些在喘粗气,就说:“连长,我来背小张。这一上来,你一定累了。”
5 Y0 q$ C- N+ ^& o; A4 q- q3 u  U: k5 D( Z/ V3 {% W( `
王连长就转过他温厚、纯朴的脸来说:“没关系,我再背一下。”$ h. `8 ~# O6 p! l
4 ~  q9 l* X* n$ N
在旁边走着的23岁的解放军战士白全亮,喜欢又说又笑。他还马上往前略跨一步,往张树全的屁股上拍了两下,一笑:“你不错呀,就因为嘴巴说过来说过去,注意力不集中,还故意摔了一跤,让连长好背你。”, H0 t9 L. i( H( }4 u! p% A9 u& h
“我哪里是嘛!”在自己连长背上的张树全就侧转过脸来说,“我就是说了几句,就摔倒了嘛,我没有想到山路是这样滑。”; ?. W$ c: G+ a- G$ T" C
“连长和排长不是说吗,昨天晚上下了小雨。”白全亮强调。  H% o; v8 y& G" ]! h# |( d# ^
“我没有听说呀!”张树全明知故说。
$ g% ~* X$ g' p  ?& e$ r/ G0 m% ?  [; v, W
“你呀。”白全亮又拍了下张树全的屁股,4 I( i: V& p% \( B6 A( ~

6 j* F- f+ U# W7 j2 k“喂,你怎么拍我的屁股啊!”张树全笑嘻嘻喊。: ]/ q$ c. b2 f6 p- N9 q
“我还要扯兔耳朵。”白全亮马上说。然后,就一阵大笑。
" t. U; C9 ~8 i- Z战士们也一阵大笑。这后,李志顺排长就换过王连长,把张树全背在背上。白全亮把一个笑脸,边走,边往李排长的戴着黄色军帽下一道细条边子伸出去的英气勃勃的帽檐下,一张纯朴、真挚的脸,非常性感的鼻翼,黝黑的胡子下老是嘴闭着。他身材壮实,一根宽皮带紧系在他黄色军衣的有些鼓胀的肚皮上。解放军二排长李志顺淳朴英勇而生性沉默。他在路上少有说话。
. H1 `5 k2 Q, h) T- u" ?5 v2 k6 t“排长,你怎么不背背我。”
5 |4 v3 W: Q6 U2 r, G$ Z听到了白全亮的问话,25岁的年轻勇敢的解放军排长李志顺转回脸,他是那样的憨厚老实,他回答:1 n9 M& {; n) S' {5 ^
“好的,我背一会,就背你。”6 g: {# w! P2 i4 v8 u6 J5 t1 p
“排长,”一个战士愉快地说:“白全亮在逗你玩。”- w) o( B5 O" J! P7 W* H
李排长就正经说。“没有什么!”
7 t# r2 d0 n7 u, }) W  }; h“排长,我那会让你背。这样吧,你把张树全让我背,我就把他扔到山沟里。”战士白全亮逗张树全。
- u, ?. j7 j: F! N, N" @2 |& m. @3 s
% M4 q7 j: g) Y. l- R+ u3 v“白全亮,我得罪你哇!”在李排长背上的张树全白白的脸一昂,兴师问罪喊。
  c9 w2 a+ M7 a" {  P) C- S. U“哈哈哈!”战士们愉快地笑了起来。并往前面走去……; p/ \" a0 ~+ c, M2 ~6 D

2 H$ B+ f( @# h$ p/ c9 R* i#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梅林秋语文学网 ( 湘ICP备11008396号-1  

GMT+8, 2018-4-20 07:08 , Processed in 0.19870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